本站首頁 國際公司簡介 員工風采 異域采風 絲路學院 企業郵箱
 
       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 > 企業業績 > 正文
淺談項目的變更索賠
發布日期:2017-1-16      作者:李定烨      攝影作者:      閱讀人次:4133       【字号:

談到索賠,首先要學會解讀索賠兩個字,索字上面是個十字,十(十字架)是一種信仰,或是一種宗旨,對于項目而言,就是服務于項目利益;下面一個寶蓋頭+一個系字,就是要涵蓋方方面面;賠,左邊一個貝,右邊一個立,一個口,就是所得到的錢必須立足于養活這一家子人。

DBB模式是建築行業最廣泛運用的一種模式,這種模式下對于承包商來說是風險性較大的,中标一般是投标價最低的,特别是總價項目。所以對于施工過程中的變更索賠就需要深入的思考,在實際施工中,由于二維圖紙上的某些細節往往是在圖紙的說明部分被提及,而這一部分往往常常被施工分包商所忽略或遺漏。仔細看來某些改動是區别于工程投标的合同内容,甚至可以說是附加項,隻是我們不太在意,增加的附加成本就無以追回。變更項的索賠應該是發生在施工之前,具備前瞻性,而不是在施工完成後去追回,甚至有些時候這樣的索賠會滞後很長時間,形成必要的糾紛,難以形成有力的索賠依據,甚至會造成反索賠。

索賠的集成思維在于每一個附加項或設計變更項出現時,各種協作就應該發生,包括方案設計+成本分析+索賠支撐,很多時候我們的索賠是跟着業主的腳步走,缺乏自主索賠的想法,形成了幹了活,卻要錢難的局面。把索賠項攤在台面上來講,這對于雙方來說,都是公平的,同意我就幹,不同意我就不幹,我們不能做賠了夫人又折兵的買賣。把每一場仗的主動權都把握在自己的手裡,項目利益的最大化才是我們的追求。

施工前的索賠集成比施工後的索賠追回人力消耗要小得多的,商業利益就是在之後通過“砍價”實現自己利益的最大化,就會形成最後的簽字難,索賠難,程序複雜化。

索賠的集成還在于階段性的梳理與跟蹤,索賠項的成立,索賠額度的大小,索賠價款與實際發生成本的對比,因為對于總承包再分包的模式下,我們承擔的風險是超前的,我們需要對分包商先進行支付,支付後是很難追回的,而我們的索賠價款還是未知的,涉及到的定價、定量都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。我們的索賠不應該是寫回憶錄,回憶錄裡總有些東西會被遺忘,甚至有些東西靠猜靠蒙,甚至有些與實際發生的已經不符,那時我們已經無法準确的定價與定量,這樣的索賠也就更困難了。

俗話說技術先行,一個索賠項的成本估算源于附加項或變更項的實施方案,如果連個成型的方案都沒有,我們如何知道我們要投入多少錢,包括人工費、材料費等,又如何去整合現有的資源。看到一個附加項或變更項,首先想的是怎麼幹,利益就立足于方案的優化和變更單價與分包單價的差價上,這樣,成本管理就是一筆清楚賬。

索賠支撐是能不能拿到錢的關鍵,索賠的另一方是在用挑剔的眼光審視我們的索賠依據,如果依據不充分或不完整,都會成為推翻索賠的理由,其實索賠就像是在辦一件刑偵案件,提供給别人的是讓他無力反駁的證據,才能定罪。而這一類似的證據基本可以分為兩大類,一是有圖有真相,二就是簽字畫押。資料的收集就在于項目實施過程中的及時跟蹤與取證。

索賠的集成思維還包括對附加項或變更項的質疑和革新,并不是所有的附加項和變更項丢過來我們就應該理所應當的接着,因為一個項目的管理除了成本管理,還有進度管理,如果某一變更項因材料采購周期長,施工時間長等因素制約着整個項目的進度,而經過論證,非必要實施項,可以選擇拒絕或提出優化建議。将其對項目施工進度的影響降至最低。

索賠的集成思維降低我們在成本管理上的風險,提高索賠成立的成功率,有利的規避掉變更項對項目整體進度的影響。作為項目的一份子,我們應該想得更多,想得更遠!

版權所有 © 中國水利水電第八工程局有限公司國際公司 湘ICP備05004984号